其实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獐头鼠目在网络上像只无头苍蝇乱撞的小偷

这个是2006年4月23凌晨在QQ论坛发表的文章,今天把他放到这里来留念一下.

从96年到现在,网龄已经有10年了,总结了一下这10年来在网络上的一切,我总结出了一个结论,其实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獐头鼠目在网络上像只无头苍蝇乱撞的小偷。

真的,我真的是一个小偷,只有小偷这个词属于我.

泡MM没本钱,不是帅哥,没资本,偶尔在BBS上遇到名字特别有个性的MM,说了好多的废话想套套近乎,结果人家还是不理人,仍然继续和某个斑斑在那里打情骂俏,只有默默的退出.偶尔在某个大家都说MM多,可以轻易上钩的游戏里遇到一个,视频后发现,怎么和我妈似的.(我不是对我妈有意见,虽然和家庭关系不太好,但是毕竟是我妈,我想说的是她的年龄和皱纹.)所以目前仍然单身,孤独.仍然在那无聊的BBS上装做很有才华的写着点孤独的句子来博取人的同情心.

刚看见写着房价又上调了,而我却还是住着不组10平方的小破屋里,过着像老鼠一样的生活,昼伏夜出.不过唯一可以欣慰的一点是我是自己工作挣钱自己消费,没干什么对不起人类,对不起社会,死了还让人刨祖坟的事,买房嘛,目前来说没想过,其实原来想过,但是看了不知那个名家写的,就算一个漂亮的小姐用她那做为伟大母亲和为祖国培养下一代的高尚的下体管道让人不停践踏的来工作的话,算了算,好像也要7年.于是我便打消了那个念头.

从小没什么本事,在学校被人欺负,便想混黑社会,混着混着,在社会上也被人欺负,想去上学时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班主任说我自愿退学了,我当时笑死了,报名后就没上过课,什么时候给你说过我退学,原来代数学课的老师也知道为学生留点面子,硬是不要他的老脸,把开除说成退学.没办法,我那苍老的老爹应他那50多年都没有丢过的脸和钱把我送进了大学.之后再三的告诫我,要挣气.却不知在他用自尊和家当换取来的机会却在开学后的2个月后一场社会拼斗中无情的失去,令他欣慰的是不挣气的逆子四肢健全的活着.

这个社会太黑暗,生活在上层社会的其实并不了解他们所呆的这个社会,而我是一只老鼠,我用我那低俗的目光看轻了这个世界的一切。也许有人说,哥们,你太狂了吧.对,我也许是狂,人家别人狂都有自己狂的资本,而我呢,什么都没有,只有用那满身臭气,全身霉味来孤立这个世俗的社会,在自己的国度里沾沾自喜.

话又扯远了,难怪有人的ID叫灰扯会扯.原来就是写着写着就扯的远了.在网上泡了这么多年,一点成就都没有,人家可以写老长的文章标题并且附带着鄙视一下斑竹,鄙视传说中的预审制度,人家木子美在博客上公布和N个男人的秘史,人家那个什么名门之后在讨论睡几个男人值,人家那谁谁谁可以说自己能让李宇春去唱世界杯,能让公鸡下个金蛋,把某人拉去卖斤.人家可以抽微软的筋,而我呢,写个老长标题只是为了引起人家的注意,而发完只后发现还有什么预审,又回去重新改了一下又重新发,还不知道能不能发表出去.而我呢,几是个博客一共加起来只有个位数的点击率。而我呢,把自己的处男不知葬送到不知被多少人处理过的美发厅的大姐身上,所以只能学学满身骂名的张怀旧那样,用自己的生殖器来比喻一下这个不满的社会.可是人家张怀旧用自己的生殖器迎着口水破土而出了.而我呢,却一个人对着电脑屏幕看着毛片自己解决生殖器的欲望.

说干了世界的不公平, 道尽了社会不平.什么都还是没有改变,没办法,什么都是现实的,在现实下,一切都是那么渺小,只有钱,名,利,权是最大的.说到这,能看到我写的垃圾文字的人都不满了.那些东西我都不要,和自己喜欢的人过平平谈谈的生活就是了,我又笑了,没那些东西.你过个毛生活.有了那些东西中的一种叫平谈,全部拥有了才叫不平谈.所以说,不要说某某人不要脸,卖身或包养给某公司的老板来出名,其实这人很聪明,很现实.我敢说如果有个身价上千W的女人来包养我,我会在3秒里豪不迟疑的答应的.生活就是这样.

但是没有女人来包养我,所以我还是没日没夜的工作着,挣着每个月微薄的几百块人民币来维持着贫凉的生活.在网上偷点东西发一发,也微微的抒发点自己的牢骚,随便混点同情和点击来满足自己.

希望什么时候可以真的在现实里做做小偷,改天也当一回大爷去.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其实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獐头鼠目在网络上像只无头苍蝇乱撞的小偷
嘿!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